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耶鲁大学前校长说:中国教育“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笑话”  

2013-11-12 08:17:49|  分类: 教师博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任耶鲁大学校长的小贝诺?施密德特,日前在耶鲁大学学报上公然撰文批判中国大学,引起了美国教育界人士对中国大学的激烈争论,中国教育“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笑话”。

耶鲁大学前校长说:中国教育“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笑话” - 感  恩 -

 

    对中国大学近年来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强”之风,施密德特说:“他们以为社会对出类拔萃的要求只是多: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这句话的含义,就是指我们国家对于办教育,就像是办工厂一样,而且是低档大路货工厂,以为数目就代表质量,多就是好,大就是强。像是一个根本不懂“现代企业”概念的愚蠢乡下老板,教育官员们根本不懂得教育的真正目的和意义。比如我们发了很多毫无价值的论文,数目全球第一,大学生扩招,数目全球第一,就有教育官员宣称:中国的高等教育已经进进“世界先进水平”,徒惹笑谈。这都是不懂基本的“教育”概念才会闹出来的笑话)

    “他们的学者退休的意义就是离别生活的讲台,极少数人对自己的专业还有爱好,除非有利可图。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事业。”

    (这就是说,中国所谓的“教师”和“学者”,不是为了追求真理和聪明而从事这项职业,甚至不是把教育作为“事业”来当教师的。中国的教师和学者们,只是把“大学职位”当做一个可以混饭吃的职业来做,跟工厂里的工人没什么区别。实际上由于教师职业在中国不受尊重,且长期以来收进偏低,因此这个“职业”只是一个没有机会获得更“好”机会的国内三流人才混饭吃的行业,很少有真正的教育理想主义者,以及真正追求聪明和真理的学者来从事教育。实际上,即是少数有这种理想的人,也会被校方视为“另类”而加以排斥(如上文提到的姚国考博论坛华等类型的教师在大学里就被边沿化,固然学生很欢迎,社会影响也很大)。所以,中国肯定不会有真正的教育。)

    “而校长的退休,与官员的退休完全一样,他们必须在退休前利用自己权势为子女谋好出路。”

    (就是说:中国学校里的校长和各级教育官员们,与国家的其他官员们没有任何区别,所谓的“校长”,并非他有何等人格魅力,懂得何种教育思想,懂得如何办学,而是仅仅代表他是政府任命的一个官员。与懂不懂教育,做不做教育无关,只要会“搞政治”就行了。实际上,这些校长们,在学校里很少做真正跟“教育”有关的事情,比如聘请真正的老师,了解和满足真学生的需求,进行真正的教育。)

    “新中国没有一个教育荚冬而***时期的教育家灿若星海。”

    (这句话深刻:令人惭愧莫名。我们自以为“与时俱进”了,可是,在别人的眼里,无情地看破了我们暴发户的嘴脸。我们的今天从历史上大踏步地倒退,今天没有真教育,没有****幕挥薪逃摇C挥写笫Γ挥写舐ィ挥幸欢芽砍雎糇试春屠投焕吹钠弊樱约耙欢岸暗奈葑樱慌茸拍酶鑫钠就蛄酃ぃ哉胬砗痛厦骱廖薨茫裁挥凶约豪硐氲摹把小薄U馐钦嬲慕铰穑苛昀矗颐桥嘌思父稣嬲娜瞬牛恐泄〉昧撕沃挚萍己臀幕系耐黄疲渴导噬希颐窍衷诘摹敖逃彼剑坏喜簧****时期,还不?***前后?

  <  对于通过中国政府或下属机构“排名”、让中国着名大学跻身“世界百强”的做法,施密德特引用基尔克加德的话说,它们在做“自己屋子里的君主”。(中国的大学缺乏被世界教育界尊重的地位,于是我们的某些“权威机构”,就自己花钱搞一些排名榜来欺骗众人,宣称中国已经有“世界级名校”了。在别人看来,这是我们自己欺骗自己,所以是“在自己家里加冕的天子”,缺乏公信力的小丑伎俩。固然有关官员们装得道貌岸然的样子,实际上跟小孩子扮家家没什么两样,极为可笑?

  <  “他们把经济上的成功当成教育的成功,他们竟然引以为骄傲,这是人类文明史最大的笑话。? (中国教育官员们对于世界批评中国缺乏真正的教育的论点,居然用“中国经济建设的成功,就是由于中国的大学三十年来培养了大批的现代化人才,证实中国教育的成功”来欺哄众人,可惜别人一眼就看出了笑话:大约这就相当于山西的煤老板,自以为有了钱,就一定懂得“品味和文化”,花钱买些古董和“世界名牌”来装点自己的“水平”,就进步了自己的“文化教养的档次”,在别人眼里却是大笑话。这是无知和狂妄的象征,也是教育精神的彻底失落。可是悲哀的是:外国人不上当,中国的家长们则基本都上当,心甘情愿地把孩子未来经济的成功,与应试教育的必要性绑在一起,只能说国人实在太好骗了?

  <  中国大学近来连续发生师生“血拼”事件,施密德特以为这是大学教育的失败,由于“大学教育解放了人的个性,培养了人的独立精神,它也同时增强了人的集体主义精神,使人更乐意与他人合作,更易于与他人心息相通”,“这种精神应该贯串于学生之间,师生之间”。(中国的教育缺乏心与心的沟通,师生之间是“知识交易商人”的买卖关系,甚至连“知识交易”都不存在,大学里基本上是“学分交易”,“正当的文凭贩子”,连“知识交易”都没有。当然会造成师生隔膜。大学里很少有学生们尊重崇拜的“大师”,只有冷漠的“教授”。实在不仅仅师生隔膜,我们的学生与学生之间,孩子与亲人之间,都是非常隔膜的。外国人评论说“中国人非常冷漠无情而又自私残忍”,就是由于中国的教育,根本没有教会我们怎样做一个“人”,怎样互相合作和沟通,怎样互相尊重,甚至我们连“自我尊重”都没有。中国教育只教会了我们的孩子作一台冷漠的应试机器。?

  <  “他们计划学术,更是把教研者当鞋匠。难怪他们喜欢自诩为园丁。我们尊重名副实在的园丁,却鄙视一个没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的教师。? (“计划学术”是违反基本的学术规律的,当然也完全违反真正的教育精神,它是官本位思想控制教育的体现,也是中国教育诸多题目的根源。没有教育部的“治理”,中国才有可能出现真正的教?-----这就是学术精神,校长治校,教授治校的基本教育原理,也是西方教育布满活力和名校辈出的原因。可是我们的国民都服从惯了,习惯于让一批实在根本就不懂教育的人来“管教育”,居然以为“很正常”?

  <  至于“园丁”这个我们以为美好的,专用于教师评价的词语,在西方教育家看来,就是一种可怕的教育理念:骨子里就是不把学生当人,而是当成一个没有感情和意愿的任由宰割的“物件”,可以被“教育者”随意修剪或任意“改造”的对象,缺乏彼此间的人格尊重。所以中国最善于制造“病梅”。兰德公司报告说:“中国人从来不懂得尊重的概念”,教育文摘《中国教育“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笑话”》(http://www.unjs.com/)。实在从孩子们进进学校的那天,就没有得到过尊重,而只是被“修剪”和自以为是的胡乱“培养”。所以,学生们长大后,也只会往胡乱“修理”别人,包括自己的儿女在内。还会加上一个很光辉的理由:“我都是为了你好!”,就像是“园丁”修剪树木一样理所当然?

  <  而窃冬一个具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的教师”在中国真的能存在吗?他们毫无疑问成为当权者排斥打击的对象,由于这种人尽对不会往拍马屁,搞关系,所以他们在大学里是“另类”,不可能在官员治校的基本格式下进进“主流”,更惨的是:他们也得不到“大众”的支持,由于不能提供“好处”,于是只好消失?

  <  中国大学日益严重的“官本位”体制,施密德特也深感担忧,他痛心地说:“宙斯已被赶出天国,权力主宰一切”。(宙斯这个希腊神话里的主神,代表的是真理和正义。这种宝贵的东西,当然要被赶出大学,但也因此大学就不再是大学了。这是国内有些明眼人早就说了的中国教育四大尽症之一:教育行政化!?

  <  “文科的计划学术,更是权力对于思考的祸害,这已经将中国学者全部利诱成犬儒,他们只能内部恶斗。缺乏批评世道的道德勇气。孔孟之乡竟然充斥着一批不敢有理想的学者。令人失看。”施密德特为此嘲笑中国大学“失往了重点,失往了方向,失往了一贯保持的传统”,“课程价值流失,效率低,浪费大”。(很多人可能不熟悉“犬儒”,这是西方对于物欲主义者的称呼。你可以形象地以为就是“像狗一样活着的儒生”,为了世俗利益不在意一切原则。关于中国文科教育的题目,可以参考我的文章【千万不要读文科】系列,他们为什么不敢有理想,为什么善于内部恶斗?我的文章中也有说明?

  <  他嘲笑说“很多人还以为自己真的在搞教育,他们参加一些我们会议,我们基本是出于礼貌,他们不获礼遇。”(中国教授们热衷参加各种国际学术会议,假装是关心教育和学术的样子,实在目的是为了“争面子”和“利益”,从国外学到的一些概念,转眼间就被包装成“教育商品”出售给无知的国人,而不是为了真正的学术追求和交流。别人心知肚明,也很给“面子”(出于自身修养和礼貌),这就够了?

  <  例子:国内有很多“蒙氏幼儿园”,使用“蒙氏教具”,可是这些以天使形象出来的“教育商人”,真的懂得蒙台梭利的教育原则和教育精神吗??

  <  由于当前金融危机引发的一系列困难,导致大学生就业难。施密德特对此说,“作为教育要为社会服务的最早倡议者,我要说,我们千万不能忘记大学的学院教育不是为了求职,而是为了生活”。(我们懂得“职业”和“生活”有什么区别吗?我们懂得每一个人都应该选择自己的“生活”吗?我以为不懂。现在的家长,天天告诉孩子的就是:你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这就是不懂得这个道理:学习不是为了找“职业”,而是为了提升人类的生活和精神品质?

  <  某些家长申请孩子进进学堂的理由是:学堂教学水平高,孩子将来“有机会考上名牌大学”,还追问我怎样才能保障进进国内或国外“名校”。我对这种家长非常反感。我相信学堂的学生肯定会考上好大学,由于他们非常热爱学习。但是我根本不想理这样的家长,他们根本就不懂学堂的真正价值,把我们看成是另外一所应试教育体制内的“民间应试高手”,才会说出这种非常“犬儒”的话。他们只会伤害孩子追求真理和积极学习的心,让孩子丧失真正的生活意愿,变成一架实现父母愿看的机器。可悲的是:中国的“教育常识”就是如此!所以中国没有教育,不仅仅是大学官员们的错误?

  <  他说大学应该“坚持青年必须用文明人的好奇心往接受知识,根本无需回答它是否对公共事业有用,是否切合实际,是否具备社会价值等”,反之大学教育就会偏离“对知识的忠车。(这是西方教育精神的要点:教育不是职业培训,而是提升学生的精神品质,而是培养学生对于真理和聪明的追求。这当然是中国专门培养打工仔的“犬儒教育体系”所不能理解的?a href=http://zzb.china-b.com title=博士考试 target=_blank <博士考试恕#

  <  对中国大学的考试作弊、论文抄袭、科研造假等学?***,施密德特提出了另一种观察题目的眼光,他说“经验告诉我们,假如政权?***的,那么政府部分、社会机构同样会骇人听闻?***”。(假如教育变成了商人的交易,而并非真理和聪明的追求,出现这些行为,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如何用最低本钱来获得文凭或者职称,成为“教育从业职员”的本能选择?

  <  他还说“中国这一代教育者不值得尊重,尤其是一些着名的教授。? (说得好!缺乏追求学术理想的教授,只是一个知识工人而已,而窃冬还是一个喜欢糊弄人的知识工人,当然不值得尊重。实际上,自尊很强的人,基本上无法进进高校实权人物的“圈子”,所以越是“名教授”,可能越是阔别真正学术原则的“官场和关系高手”。博导,院士,“学科带头人”文章抄袭的消息不断爆出并非偶然。当然,我们的“着名教授”也会不屑地反击耶鲁校长:谁稀罕要你的尊重?尊重到底值几个钱?我们只关心实惠?

  <  施密德特以为中国大学不存在真正的学术自由,他说中国大学“对政治的适应,对某些人利益的迎合,损害了大学对智力和真理的追求”。(中国的所谓知识精英,已经成为各种利益团体的代言人,所做所为,与“知识分子的良心”尽不相关,与正义和真理尽不相关,但是基本上与“金钱”利益密切相关。”实际上,我们只有“学店”,而没有学校!只有“学店伙计”,没有教师。?

  <  他提出“大学似乎是孕育自由思想并能终极自由表达思想的最糟糕同时又是最理想的场所”,因此,大学“必须布满历史感”,“必须尊重进化的思想”,“同时,它倾向于把聪明,甚至特别的真理当作一种过程及一种倾向,而不当作供奉于密室、与现实正在发生的困难完全隔尽的一种实体”。(追求“真理和聪明”的美国学生和美国校长,以及西方的教育精神,可能永远也弄不懂中国学生对于“权利”和“财富”的追求热情有多高。而更不了解的是:后者得到了中国的政府和整个社会的认同和鼓励。上面这句话,是这些追求权利和财富的人看不懂的,我也不想多说,但是提醒各位:这就是真正的“学术精神”,也是真正的财富之源的奥秘。这种财富,不是只会用体力来换钱的打工仔能够理解的,它是用“聪明”来交换的?

  <  他说“一些民办教育,基本是靠人头计算利润的企业。”(实际上,中国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民办教育,所谓的“民办教育”,就是用老百姓自己的钱,玩国家规定的教育游戏。所以,投资者都不会是真正的教育荚冬而只是一批与官员们沟通?***商而已,官员以“批准他们的文凭国家承认资格”为股份参与分红。这种“权”与“利”的结合,当然就只能产生“靠人头计算利润”的企业了。这可能正好是“教育部”的目的,他们显然不想让一个真正的竞争者出现,他们只想让民办教育成为国办教育的模仿者,而且是低劣的模仿者。民办中小学在最近几年纷纷陷进困境,就是由于托名改制的“官办私营收费名校”(教?***的典型)开始参与普通民校的领域。未来几年,就是民办高校纷纷倒闭的时间了。与“教育部”玩“教育游戏”,只能是这个结局。老板们实在也心知肚明:乘现在时机不错,赶紧捞一笔钱再说。没有谁真正关心“教育”,无论是教育官员还是民校投资者?

  评论这张
 
阅读(6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