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青楼妓女与宋词有何因缘 ——历史文化  

2013-03-16 20:45:39|  分类: 历史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楼妓女与宋词有何因缘 ——历史文化

文/梦光情雨    
    

青楼妓女与宋词有何因缘 ——历史文化 - 感  恩 -

 



     词,原为曲子词,起于隋唐,激扬于五代,至宋,蔚为大国,有“一代文学”之称。词尚处于民间流传阶段的时候,它是小令、中调、并作、诗、赋、散文气质并具的,其题材更是广含兼收,非但有男女互欢、怀夫思妇的吟咏、爱国笃情、忠臣壮志乃至儒生佛徒的生涯思绪,在词中亦占有颇大的比例。在中国这一诗的国度里,宋词是一块璀璨夺目、竞放异彩的瑰宝,300余年的两宋王朝史中,哺育了1400多位词人,创作了两万余首词篇。

    柳永以长调的兴隆使宋词作了首次转变,苏轼则从内容风格方面使宋词再度作大转移,打破了由婉约词一统词坛三百余年的传统局面。豪放词派之诞生,非无风之浪,它有其外部的与自身的两重原因。就内因而言,由反映生活的一角发展到全方位,由俗词俚曲发展到雅词正声是宋词必循的规律;就外部而言,它上关政治革新,下关诗文运动。宋朝生于贫弱,颇需富强,故革新屡作。庆历新政,王安石变法,长风鼓浪,将宋朝的政权建设搞得波澜翻卷、声色壮丽。大波所及,使文坛的革新运动亦如火如荼。

   如果说把整个宋代比喻成一首大词,上片是北宋,下片是南宋。词意被马啼穿越,被桨声泼亮。大风塑的江北,紧硬、苍凉,碧水绣的江南,柔弱、感伤。一统的时候,可能婉约,偏安的时候,可能豪放。风格,并非划江而治。山与水,青松与杨柳,交映,一首很长的宋词,绵延千秋……

    词的长短顿挫的句式,四声分明的格调,还有同音乐的密切关系,都使词特别宜于抒情——抒男女风月之情。正所谓宋词名家所说得好“簸弄风月,陶写性情,词婉于诗。盖声出莺吭燕舌间,稍近乎情可也。”

    儒家素来讲究诗教,所谓“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要求作诗要本着淳风俗、敦礼乐的宗旨。宋代理学家兴盛以后,更注重诗的理念教化功能。

    宋代的五七言诗讲“性理”或“道家”的多得惹厌,而写爱情的少得可怜。宋人在恋爱生活里的悲欢离合,不反映在他们的诗里,而常常出现在他们的词里。这原因就在于词的初期阶段的体卑,不为文人士夫所尊重。如果把诗比拟为华妆炫服、举止矜庄的闺阁命妇,则词便犹如随俗雅化、冶荡轻佻的小家碧玉,所有不能在诗文当中流露的狭邪放诞之情,暖昧缠绵之意,尽可寄寓于词,而不必稍存顾忌。应当说,正是词的不登大雅的品味成全了宋代的骚人韵士,使他们得以借助这种特殊的形式无拘无束地倾吐自己的真性情。

    北宋崇宁间担任过大晟乐府制撰的词人万俟咏曾把自己的词集分为两类,一雅词,一侧艳,后来认为“侧艳体无赖太甚”,削去再编,分成五体,曰应制、风月脂粉、雪月风花、脂粉才情、曰杂类。

    万俟氏的分类,实际已很能说明宋词这一新兴的文学样式对表现内容有特殊的规定性。万俟氏分了又分,除了少部分奉酬祝颂,点缀升平的作品以外,剩下的大多数仍然是香奁侧绝的内容。其实,万俟氏词作内容的比重,与宋词的整体情况也大致相符。“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便不啻是对北宋词坛面貌的精炼写照。

    青楼妓女与宋词有何因缘呢?

    宋代的“冶游”方式多种多样,有正式场合携妓献艺的,有挟妓游湖的,有招厨传(也就是饭馆子)歌妓佐欢的,还有干脆去“烟花巷陌”拥香作词的,当然还有在家宴上用歌妓来摆谱的。总之,不管怎么“冶游”,其中总少不了两类人:词人、歌妓。

    妓女也有才学冠绝的,她们雅趣也不是一般雄性文士学得来的。柳永曾在词中评价她们的:“能染翰、千里寄,小诗长简”,“文谈娴雅,歌喉清丽,举措好精神”。和这样的绝世美女加才女同桌共坐齐续佳话,岂不非常浪漫而又惬意?因此,也莫怪当时众多词人“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的人憔悴”了!而且,歌妓也常常能够刺激文人的诗词创作。至于柳三变、秦观、周邦彦这样的才士……他们与歌妓们的佳话更多。  

    青楼是引发宋代文人墨客绮思丽情的渊薮,多少在婚姻家庭中体验不到的浪漫温存都可以在歌姬舞妓的袖角唇边得到补尝,而后再揭橥于词;青楼又是谱唱播新词的最理想场所,有谁不想让自己的奇句妙语被于管弦、出诸丽人之口,遐迩皆闻呢?又有哪一位歌妓不愿率先唱出名士的新作,从而使自己身价倍增呢?

    《能改斋漫录》卷载有:庆历年间的翰林学士聂冠卿一首《多丽词》:

     “想人生,美景良辰堪惜。问其间赏心乐事,就中难是并得。况东城凤台沁苑,泛晴波浅照金碧,露洗华桐,烟霏丝柳,绿荫摇曳,荡春一色。盏堂迥,玉簪琼佩,高会尽词客。清欢久,重燃绛蜡,别就瑶席。

    有翩若惊鸿体态,暮为行雨标格。逞朱唇,复歌妖丽,似听流莺乱花隔。慢舞萦回,娇鬟低亸,腰肢纤细无力。忍分散,彩云归后,何处更寻觅。休辞醉,明月好花,蔓漫轻掷。”

    这首词的格调颓唐顽艳,并不足多,但它却有利于了解词与词人及妓女的关系。

    上片述宴游之乐,美景良辰,词客高会,酒泛金波,堂飘香霭。多愁善感的词人面对如许春光,不禁惋惜人生的短暂,只好对酒当歌,及时行乐。

    下片全写妓女,由身段、风情而及于歌态舞恣。香柔醉软,婉媚秾妍,结语照应起句感时伤怀的主旨。

    通览全篇,不过是文人的一种无聊情绪,借赖词的短长错落的格式绵绵絮絮地化为形象的过程。妓女既作为可感的意象成为歌咏的材料,又使词人的情绪得到延伸。试想当筵若无妓女侑觞,或虽有而词人未予描摹,恐怕他的下篇就难免重复了。

    醇酒妇人,加上些羁旅客况、淡淡哀愁,就几乎可以囊括豪放词派羽翼丰满以前的宋词内容模式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