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古代皇帝们的三大极品奶妈——历史文化  

2013-03-17 07:20:59|  分类: 历史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代皇帝们的三大极品奶妈——历史文化

古代皇帝们的三大极品奶妈——历史文化 - 感  恩 -

 

   历史上,皇帝接触的第一女性大概就是奶妈,因此,他们对于自己的奶妈大都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特殊感情。
  古人说,皇帝长于奶妈之手,由于奶妈在皇帝幼年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即位后的皇帝对奶妈的礼遇也是很隆重和丰厚的。明熹宗朱由校登极半个月以后,便封奶妈客氏为奉圣夫人,其子被任命为锦衣千户,这其实是有例可循的。
  东汉时期,安帝封奶妈王圣为“野王君”,顺帝封奶妈宋氏为“山阳君”,灵帝封奶妈赵娆为“平氏君”;北魏时期太武帝生母早死,尊奶妈窦氏为“保太后”,继之文成帝也尊奶妈常氏为“保太后”,次年又尊为“皇太后”;唐中宗封奶妈干氏为“平恩郡夫人”,封奶妈高氏为“
  国夫人”;唐朝时期,睿宗封其子唐玄宗的奶妈蒋氏为“吴国夫人”,封莫氏为“燕国夫人”;元朝时期,世祖封皇子燕王的奶妈赵氏为“豳国夫人”,封奶妈的丈夫巩性禄为“性育公”;文宗封奶妈的丈夫为“营都王”;成宗封奶妈的丈夫为“寿国公”;仁宗封奶妈的丈夫杨性荣为“云国公”;元英宗封奶妈忽秃台为“定襄郡夫人”,封她的丈夫阿来为“定襄郡王”;明朝时期,成祖封奶妈冯氏为“保重贤顺夫人”;仁宗封奶妈为“诩圣恭惠夫人”;宣宗封奶妈李氏为“奉尚夫人”。从这些奶妈被册封的封号上不难看出,古代皇帝奶妈的尊贵无比的显赫地位。
  说起来,这些皇帝的奶妈尊贵无比,地位显赫,但在历朝历代皇帝奶妈的阵容中还不算最为出色出彩的。下面就说说历史上最为出色出彩的三大非常奶妈。
  一、恃宠而骄的奶妈
  皇帝与奶妈之间的感情联系是难以割断的,奶妈的影响力在这种乳子顾念恩情的气氛中发展,成为攀龙附凤者的重要渠道。皇帝奶妈恃宠而骄,为所欲为,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做出非法越轨之事,历代也不乏其例。
  据《史记》记载,西汉武帝刘彻的奶妈,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经常蛊惑汉武帝,深得刘彻的欢心,封其为大“大乳母”,隔三差五地赐帛奉食,甚至奶妈偶然与皇帝聊天说:“某地有好田地。”皇帝立马说:“乳母想要吗?”看看,皇帝都这模样了,公卿大臣们更是“皆敬重乳母。”
  这本来应该是一件表率天下,以德治人的好事。可是,偏偏这位奶妈的子孙奴仆不争气,到处趾高气扬,鱼肉乡里,“横暴于长安中”,光天化日之下,夺人车马,抢人衣服,弄得百姓畏之如虎,百官视之如鼠。但是邪不压正,终于有一天,“下官”们忍无可忍,找了个借口,上书奏请汉武帝将奶妈一家迁徙到边疆。这位奶妈一听,大为不悦,欲直奔皇帝之处,向礼乐太监郭舍人求救。郭舍人就让她去找东方朔。这位奶妈平时也知道东方朔智谋过人,便立即前来求救于东方朔。
  东方朔深知这位奶妈和汉武帝的关系,就告诉她说:“当皇帝宣你去,下令法办时,你不要说话,只要在临走时再三回头看看皇帝就好,这样子或许能救你。”奶妈照着东方朔的话去做,站在武帝身边的东方朔开口了:“你还看什么?现在皇帝还要吃你的奶吗?”汉武帝听后,想起昔日奶妈哺乳自己的恩情,便下令赦免了她和家人所有之罪。
  汉武帝乃一代雄主,向来处理朝政都是大刀阔斧,心狠手辣,就是对太子、孙子、女儿,皇后也不手软,但是,他对奶妈却不忍法办,足见其奶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而汉武帝的这种过分善待奶妈的举动,让大汉后世的皇帝奶妈更加有恃无恐,随意而为,有的甚至干扰朝政,祸乱百姓。汉安帝时,其奶妈王圣母女和宦官江京、李闰等勾结在一起,诽谤太后,打击太后的家族,煽动内外,任性而为,曾逼得宰相杨震服毒自杀,最后把太子也废了。东汉灵帝的奶妈赵娆也恃宠而骄,她跟宦官曾节、王甫有仇,便设法陷害曾、王而将之下狱,其嚣张跋扈的程度可见一斑。
  二、祸乱朝政的奶妈
  明朝末年,熹宗生母已经去世,受托抚育的李选侍移宫,正需要有个乳母在乾清宫照料起居,封以尊号,酬谢她“奉圣”之劳,也是人之常情。因此,客氏“自居于皇上八母之一”。光宗皇后郭氏、熹宗生母王才人,还有思宗生母刘淑女,以后也都封为太后,此三者是熹宗的已去世的“三母”;在世的有西李、东李,还有个赵选侍,也是“三母”;此外更有个“旧贵人”,当然也算“一母”,加起来共是“七母”,凑上乳母客氏,共是“八母”。
  按明代宫中惯例,宫内、女婢、乳母等应该住在西二所,但客氏却被破例允许住在咸安宫,每天早晨都到乾清宫照顾皇帝起居饮食,还以她的名义进“家膳”,叫做“老太家膳”。原来,熹宗对宫中御膳房的蒸龙烹凤瞧不上眼,独独喜欢客氏做的饭菜,尤其喜欢客氏把炙蛤、燕菜、鲨翅等十几种海鲜放在一起烩煮。《天启宫词》专门有诗赋一首曰:“大官炰脍惜芳牙,玉食须供自外家。乞得余泔争问讯,珠盘擎著漫矜夸。”
  客氏随伺在熹宗身旁,赏花观月,其乐融融。有诗纪曰:“回龙别观百花匀,锦瓣黄须上辰。不是天香并倾国,如何亦得倚阑频。”客氏过生日时,明熹宗则一定前来。“初度才知保妪尊,争遗彩履贴金鸳。琼枝到处霞生脸,御手亲传不谢恩。”熹宗对她赏赉甚厚,一次就赐给她“人参一袋,约重二三十斤”。客氏夏日怕热,在咸安宫造起大凉棚,熹宗赐冰不断。“风阁松棚结绮层,外家各别有炎蒸。妾心自识凉如水,敢乞天厨一赐冰。”天启元年夏,熹宗“特旨”允许客氏可随时出宫回私邸。
  此时的她尽享荣华富贵,应有尽有,为所欲为。客氏在宫中,每日皆浓妆艳抹,来往乘小轿,仿佛嫔妃一般。每次出宫回宅,随行护卫达数百人,宫中内侍要跪叩迎送。出宫后,换乘八抬大轿,街上还要戒严禁行。回宫时,更俨然诰命夫人,前有八名太监,掌了大红纱灯引导,远远望去,和御驾一样。仪仗之后,便是明晃晃地一列排的荷兰晶灯。当时荷兰已与明朝结交,献晶灯百盏。熹宗专门赐予客氏二十盏,备夜来进出宫闱之需。把那条铺着黄缎的御道,照耀得如同白昼。最后便是灯晶彩羽,流苏玉坠的一辆高毂绣帘的凤辇,辇上端坐着客氏。真是仪从煊赫,仆侍如云了!
  那些朝中的大小臣工、王公臣卿,大半是客氏的党羽。他们每天入朝,在朝房里望见远远的灯光灿烂,如皓月流星,就知道奉圣夫人客氏来了,于是大家在御道上等候。距离客氏的车辆,约有十来步远近,众人早已齐齐地跪列下来。有叫太夫人的,有称圣母娘娘的,有唤圣太太的,有三呼千岁夫人的,又有叫姐姐圣夫人的,也有叫干娘的,还有唤义母的。口里这样呼着,身体都和狗般俯伏着,比迎接圣驾还要齐整。熹宗上了宝座,御案旁设着一个凤座,就是奉圣夫人客氏坐的。熹宗帝退朝,客氏也随着銮辇回宫。
  明熹宗帝宠信客氏,宫中大小事务,一古脑儿由客氏掌管。她回到家中,勒令家奴称她为“九千岁老太太”,每日三次向她请安问好,口称“老太太千岁、千岁、千千岁!”“八母”死的在世的都不及此一母,真是亘古未有之奇事。
  三、独霸龙床的奶妈
  常言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个奶妈不仅能当上贵妃,而且独霸龙床,宠冠后宫,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个宠冠后宫的奶妈名叫万贞儿。
  万贞儿四岁这年,由于家境贫困,她也被送去参加了宫女之选。从此踏进了深幽的紫禁城。由于她聪明伶俐,惹人喜欢,又善于察言观色,被分配到了宣宗的孙皇后的宫里听差。不久,万贞儿就得到了孙皇后的喜爱。在她七岁这年,明宣宗驾崩,孙皇后成为皇太后,万贞儿也就成了皇太后最喜爱的小宫女。她紧跟在孙太后的身边,既学了书画文墨,又极深地接触到了宫闱内外种种争斗的内情,更对主人尊崇的太后地位艳慕不已。也许就从那时起,她心里就暗暗下定了出人头地的主意。
  英宗正统十四年,即公元1449年,大明王朝陷入了一场空前的危机,英宗皇帝被瓦剌军给扣为人质,明朝廷在一番纷扰之后,决定另立英宗之弟为新帝,立英宗仅两岁的儿子朱见深为皇太子。孙太后决定从自己贴身的宫女中选一个老练可靠的去照顾朱见深。最后她选中了万贞儿。二十一岁的万贞儿就这样由太后的贴身宫女变成了皇太子的贴身宫女。她比这个小男孩大整整十九岁,和他的母亲年龄差不多大。
  万贞儿对朱见深的保护和照顾,可以说是尽职尽责的,做为一个情窦初开却无法拥有正常婚姻的少女,她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照看的孩子身上
  朱见深在渐渐长大,第一次和万贞儿发生了性关系,这使他久久难以忘怀。万贞儿这时已经三十出头了,不过她毕竟身在宫廷,保养得宜,比起天真稚气的小宫娥来说,还多了一些成熟的风韵,而她也非常明白,只有朱见深才能改变她的人生。于是,这个惯例在朱见深这里打了个转:他日久生情的对象不是小姑娘,而是一手将他养大、对他了如指掌、是他从小的依靠的万贞儿。他甚至打心里希望能够让万贞儿做自己的妻子。
  然而除了朱见深的偏爱之外,万贞儿本人实在不具备做未来皇后的资格。她的年纪足以做太子的母亲,而且相貌平平、身材宽阔、性格泼辣,非但没有什么淑女气质,反倒是胆大声洪,喜欢出头露面,很象一个管家婆,对朱见深的所有事情都要管。
  天顺八年正月十七,明英宗朱祁镇逝于乾清宫。十六岁的朱见深成为大明皇帝。天顺八年七月二十一,紫禁城举行了隆重的大婚典礼,十六岁的吴氏戴上了凤冠,成为宪宗的第一任皇后。但是,仅做了一个多月皇后的吴氏,就中了万贞儿的陷阱而被废掉,退居西宫。而其父英宗所中意的王氏于天顺八年十月十二日被册立为宪宗的第二任皇后。
  一年后,三十七岁的万贞儿终于如愿以偿,为十八岁的宪宗生下了儿子。这个孩子是皇长子,在皇后没有嫡子的情形下,他就是未来的大明皇帝。宪宗兴奋不已,立即派使者遍祀国内诸名山大川,为皇子祈福。随即又为万贞儿上尊号。
  就这样,万贞儿成了“皇贵妃”。万贞儿终于达成了自己的第一个目的。然而,万贞儿得意得太早了。尽管官员们四处祈福,老天仍然没有站在她这一边。皇长子连名字都还没来得及取,就夭折了。万贞儿这时年将四十,生育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对生儿子已经近乎疯狂的万贵妃,一面动用旁门左道告祈,一面到处搜集淫药春方以图捆住宪宗。然而,万贞儿却一直没有怀上过身孕。不再有生育可能的万贵妃越来越变态、越来越恶毒,她自己不能生育,也不愿让别的女人生育。
  一次,宪宗偶然来到内库,对谈吐闲雅的纪女一见动情。这样一次极偶然的机会,就使纪女怀上了身孕。大概是因为内库众宫女都是纪女的下属,她被皇帝召幸有孕的事情被隐瞒了下来,直到孕中期以后肚腹已经涨大得无法遮掩,才被万贵妃的耳目侦知。
  万贞儿对于纪女史在自己眼皮底下竟能把孕怀到如此明显的地步,气得大喊大叫,立马就命宫婢拿烈性堕胎药去给纪氏吃,并下令将纪氏立即移居安乐堂。
  安乐堂是收容老病宫女的地方,就在这个恶劣的生存环境下,纪氏于成化六年,即公元公元1470年的七月生下了一个瘦弱的男婴。但宫人唯恐万贵妃加害,便一直瞒住万贵妃。后来,这个男婴终于艰难地长大了。由于不敢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的存在,直到五六岁时,宪宗才知道这个男婴是自己的儿子,变为他取名叫朱祐樘,并册封纪氏为妃。不想后来一年的六月,好端端的纪妃竟暴病而亡。是被毒死的,还是被勒死的,谁也不敢过问,但谁都心中有数。宪宗也不追究,只是下令予以厚葬,并谥纪妃为“恭恪庄禧淑妃”。
  万贞儿费尽心机地把持后宫,不免肝火攻心,不久便得了肝病于成化二十三年春死去。万贵妃一死,宪宗好似失了主心骨,凄然说道:“贵妃一去,朕亦不久于人世了!”他主持贵妃的葬礼一如皇后之例,并辍朝七日。这年八月,郁郁寡欢的宪宗果然也得了重病,追随万贵妃而去。
  万贞儿以一个卑微的宫女,半老徐娘之身,竟一举夺宠,独霸龙床达二十多年。个中原由,不言自明。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